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的老师主人
我的老师主人

我的老师主人


  “马进成,你老师来了,快点下来”


  “妈的,什么年代了,还搞什么家访这么老套的东西,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师…”我在房间里正忙着准备明天的考试,就听见舅妈在楼下大声叫喊,只好将功课暂时搁置,下楼去看看。


  来到一楼厅堂,舅舅、舅妈正和老师坐在沙发上聊天。


  “主…主…朱老师…”来到这‘老师’跟前,我顿时傻了眼,差点破口直呼主人,亏得主人向我使了眼色才慌忙改口。


  我呆呆地站在主人跟前,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
  “怎么这么没礼貌啊,老师来了也不给介绍一下啊!”舅舅的一句话才让我回过神来。


  “恩…是…这位是朱老师,教我们…语文的…他们是我的舅舅和舅妈…”我简短地给他们相互作了介绍。


  “来…做在老师身边来…”主人暗暗向我抛了个媚眼,我乖乖照办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
  “真没想到老师你还专门来家访,真是有劳老师您了。”


  “哪里的话,马进成这孩子在学校表现得很好,很有潜力。好好加以培养会是个很好的人才。这不快考试了,想到马进成功课上还有些薄弱的地方,就过来给他补习一下,应该不会打扰各位吧。”


  “怎么会呢,马进成在学校就很劳烦您了,您还大老远过来给他补习,感激还来不及呢!”


  “呵呵!过奖了。阿仆的父母呢,他怎么会和你们住在一起啊?”


  “他们常年在国外工作,不放心这宝贝儿子,就托付给我们了。这孩子阿,挺内向的,平时也很少到处跑,除了家里就是学校了。”


  “是啊,他经常一个人躲在学校里用功,是个好孩子啊!”主人斜着眼看着我,我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,只能点头应和着…


  “那,这样的话,我们就温习功课去了。”主人和舅舅、舅妈寒暄了一会儿。


  “那谢谢老师了。马进成,你就带老师去你书房,好好跟老师学习啊!”


  “哦…知道了…”


  “老师,有什么事叫马进成喊一声就可以了,我们就住在二楼。”


  “好的,麻烦你们了啊。”


  我带着主人上楼去了。我是和舅舅舅妈住在一栋四层楼房,舅舅舅妈只有一个女儿,也就是我的表姐,在外地读大学,所以家里平常也只有我们三人。一楼作为会客厅和厨房,二楼主要是舅舅舅妈和表姐的房间,三楼客房,四楼基本上用来放置杂物和工具。本来我的房间是安排在二楼,但是我从小内向怕生,又不喜欢二楼人来人往很嘈杂,所以就让家人把我的房间安排在四楼。住在这里更关键的一点在于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而没有人打扰我。在这里,有我的寝室。一间个人书房,是我平时学习的地方,我的书房是不容许别人进入的,就连舅舅舅妈也没有书房的钥匙。


  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把我扔给舅舅舅妈去了国外,只是每月寄给我两千多元作为生活费。虽然舅舅舅妈对我很好,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,没有父母的照顾造成我孤独内向的性格,也造成我很严重的恋母情结。很小的时候,我就喜欢在来家里玩的那些阿姨的脚下爬来爬去,喜欢趴在她们大腿上吮吸那令我倾心的香味。随着年龄的增大,这种情结变得更为严重。我对那些那些与我同龄的女孩没有丝毫兴趣,相反,是那些35岁左右的风骚女人对我的吸引却是致命的,每次看到那些那些着妆妖艳,打扮入时,浑身散发浓浓香水味的美丽女人,我心里都会涌起一种冲上前去的冲动…我也曾试着与同龄女孩交往,但是,那种感觉甚至让我感到恶心…


  主人的出现似乎是上帝的刻意的安排。主人比我大18岁,是一个妓女。她美艳、风骚、淫荡。曾经的痛苦回忆使她对男人有着别于常人的痛恨,男人对她来说仅仅只是她虐待的对象,是比牲畜还要低贱的生物。她恋童,喜欢玩弄像我这种涉世未深的小男孩,据说她玩过的男孩子不计其数。她残暴,是一个女暴君。作为妓女她已经不再走红,但是长期以来积累的经验手段仍能让她牢牢抓住男人的心。对我来说她却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美丽、都要高贵、都要伟大…她就是女神,她就是上帝,她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…


  她就是我的信仰!


  第一次认识她的那天晚上,我跪在了她的脚下…


  “怎么一个人住这么高的地方啊?”


  “这…我不喜欢太吵…”


  “是吗?我看是喜欢做事不被人打扰吧?”主人边走边问,我不敢大声回答,只能点头答应。


  我们一进书房,关上门反锁住,我两腿一软,跪在主人脚下,狠狠得磕了几个响头。


  “奴儿马进成扣见主人,主人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
  “主人赎罪,奴儿罪该万死。主人大驾临幸未曾远迎,奴儿该死…奴儿该死…主人赎罪…”我把头抵在地上,不停地乞求…


  “你也知道有罪?你还知道有我这个主人?”主人重重地把脚踩在我的头上,将我的头压在地上,“你说你有几天没去服侍我了,打电话给你居然不接还不回。狗胆包天了你。你还记得我怎么规定的?”


  “是…奴儿记得…未经主人同意,必须每天都要接受主人的调教…但是…”我嘴贴在地面上,艰难地说。


  “你还敢但是…”主人狠狠在我头上蹬了两下,“要不是我来找你我看你马上就要飞了是吧?”


  “主人息怒,您就是给奴儿一万个胆奴儿也不敢啊!”


  “抬起头来吧!”


  主人将脚一开,我慢慢爬起来,抬头,仰望着主人。


  主人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藐视地看着我。突然,主人侧踢起一脚,重重地踢在我的脸上,我被踢得后退几步,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。


  主人走过来,站在我身边,高高在上地俯看着躺在她脚下的我。吐了一口痰,正好落在我的脸上,温温的痰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滑,痒痒地像毛虫在脸上爬动。但就是这小小一口痰,带着的是主人无比的威严,它像千斤巨石将我压着,不仅压着我的肉体,更压着我的心灵…


  “梆~~梆~~梆~~~”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难道我们…我顿时吓出一身冷汗。主人顿了一下,给我使了个眼色。我明白她的意思,爬起来,整了整衣服,察去脸上的圣痰,将门打开。


  站在门外的是舅妈,端着一杯水。


  “朱老师啊,我给您送被水来,辛苦您了。”


  “太客气了您,谢谢啊!”主人很客气地接过水。


  “马进成啊,跟老师好好学啊!”


  “恩。”我低着头,小声回应。


  “朱老师,有什么事您叫我们就是了。”


  “好的。不过呢,阿仆明天就要考试了,今晚时间也不长,所以我希望您们能否…”


  “我明白,你们忙,我们不会再打扰你们的。”舅妈笑呵呵地说完,下楼去了。


  看舅妈下了楼,我顺手过去关门。


  “不用了,门开着吧。”主人吩咐道“但是…我怕…”


  “我说话你敢插嘴?”主人狠狠瞪了我一眼。


  “奴儿不敢…奴儿不敢…”我连忙跪下谢罪。


  “开着门好,这样玩更刺激不是。你们家人还真好客啊,怕我玩你玩累了,还专门给我送水。哈哈…现在我让你说,为什么这几天都不去拜见我。”


  “是…回禀主人…这几天我都在考试,家里人管得紧,不让出去。您给我打的电话都是我家人接的,我都不知道啊!”


  “考试!考什么狗屁试啊。是考试重要还是我主人重要啊?”


  “主人重要…”


  “亏你还懂得说。这次就饶了你。下次再有什么考试要先得到我的同意,我不让你去考你就不准去,知道吗?”


  “是…奴儿遵命。”


  “我问你,前几天我在街上看见你和一个女孩子走得很近,还聊得很开心啊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
  “没……没有啊…”


  “还敢说没有,我都看见了还敢狡辩。”主人又是一脚踢了过来。


  “她…”我仔细想了一会儿,“她只是我的一个同学而已,碰巧在街上遇到聊了几句,没有其他任何关系啊!”


  “是吗?谅你也不敢说谎。我告诉你,我不许你这样做。今后未经我允许,不准你和任何女孩子独自交往。更不允许你擅自交女朋友。你告诉我为什么。”


  “是…奴儿是您的奴隶,是您的狗,是您的私人财产。主人的命令就是奴儿的使命,遵循主人的旨意是奴儿唯一能做的事。奴儿不是人,奴儿只是您的财产,是您的一件物品,作为一件物品是没有资格交女朋友的。”


  “妈的,还算你明白。我要知道你敢违抗命令,我就毁了你这一辈子。现在,做你该做的事吧!”


  主人找了张椅子坐下,我在她面前,脱去了我所有衣裤,然后跪在主人面前,让她给我戴上狗项圈并给我除去鸡吧上的皮套子。那个皮套子是主人特地为我设计的。套子两边空心,套着我的机吧,只露出半个龟头,使我能够小便。套子另一头连着两条铁链子,一条用来圈住我的腰,另一条从跨下连过去接上那一条铁链子,然后用小铁锁锁上。这样除非锁开了,否则皮套子便固定在鸡吧上无法拿下。在主人家时,主人变会为我取下,离开主人家,主人就会给我戴上它,为的是禁止我和其他女人有性接触。


  按照惯例,我先给主人清洁高跟鞋,然后用嘴为她脱鞋,再用嘴给她做脚部按摩。今天主人脚上的污垢比平常要多,脚气也更浓,看来主人这次是故意好几天不洗脚不换鞋。我小心翼翼地为她吮舔每个脚趾,每道脚趾缝。将那些已经发硬的脚垢舔进嘴里。做完脚部清理,接着就要替主人啃去长的脚指甲。脚指甲必须一点一点啃,那样才能保持指甲的光整,指甲缝里的污垢也必须清理干净。整理完脚指甲,我会躺在地上,主人会将脚踩在我的面门,让我为她啃去脚后跟的硬皮。在主人家里的时候,这几道工序结束后,我会接着打水给主人洗脚,洒上香水再涂上漂亮的指甲油。但今天由于条件所限,主人只叫我给她穿上鞋,就让我起来了。


  “告诉我,今天的教导内容是什么?”


  “禀主人,今天是圣鞭。”


  一周七天,主人每天会换一种方式来调教我,让我时时感受主人对我不同的关怀。周一,滴蜡;周二,灌肠;周三,鞭打;周四,针刺;周五,坐脸、重力踩踏、弹跳肉垫;周六,电椅;周日,悬吊、肉体秋千。


  今天周三。


  我乖乖跪在地上,背对着主人。主人从包里取出皮鞭。先轻轻在我背上摩擦,让我做好心理准备。突然间,狠狠地一鞭下去,瞬间我的背上被划出一道血痕。“啪!”又是一鞭,红色的血液开始源源溢出,顺着背部流动,一滴一滴,落在地上。我咬紧牙,不能发出任何声音。主人在调教的时候最忌讳我发出声音,就算是我要被折磨死,也只能怀着对主人的景仰和崇拜将自己这条低贱的生命奉献给主人,决不能喊出声来。否则,主人不但不会对我有丝毫的同情,反而会出手更加狠毒,更加残酷。


  从服侍主人的第一天起,我就已经报着死的信念。所以,当主人的圣鞭抽打在我身上的时候。我肉体感受到的是疼痛,而我心灵却是无比的愉悦。因为,此刻,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人正用她神圣的光芒沐浴着我。这是一次心灵的洗礼…这是一次灵魂的升华…


  为了防止家人听见鞭打声,主人特地带了一条细的鞭子并加快抽鞭速度,打在身上便迅速带过,整个过程简洁、伶俐,短短几分钟,我背后以是鲜血淋漓,血痕纵横交错…


  主人呼了口气,似乎比较满意,找了条布擦去我背上的血,拭去鞭子上的血迹,将鞭子收进一个套子里。


  “转过来!”主人吩咐我面对着她,“舒服吗?”


  “舒服!奴儿感谢主人圣鞭调教。”


  “恩!你这几天考试累不累?”


  “不累,有主人的关心,做任何事都不累。”


  “主人知道你念书辛苦,怕你吃得不好,来给你增加营养。”


  “谢…谢主人的恩赐…”


  “求我吧!”


  “奴儿求主人恩赐圣便。奴儿求主人…”我不停磕头,乞求。


  “行了,带我去吧!”


  “谢主人…谢主人…”


  我伏跪在主人面前,主人站起来,优雅地坐在我的背上,两手抓住我脖子上的项圈,让我驮着她去厕所。


  主人身材本身就很丰满,加上刚才背上被抽地血肉模糊,当主人坐上来的时候,疼痛瞬间蔓延了我的全身。但我不能有半句怨言,这是主人给我的恩赐,即使付出任何代价也是无法轻易得到的,我又怎能有怨言。并且,我是奴,是主人的狗,我根本没有怨尤的资格。我只能驮着主人,稳稳当当艰难地向厕所爬去…


  我躺在浴缸里,主人跨蹲在我上方,肛门正对着我的嘴。主人的圣便有着美丽的金黄色,细长、均匀、柔软、带着一股淡淡的‘清香’,从肛门里慢慢滑出,像一条黄金圣带,准确地落入我的嘴里。咸味、苦味、涩味,品味着主人高贵的圣便,就像品味一道丰盛的大餐,那是人间的极品…是极乐的美味…


  享受过了主人的圣便和圣水,我还陶醉在那美妙的滋味中,主人脚狠狠踢在我的头上才把我拉回了现实。我替主人舔干净屁股上的圣便,怕被家人发现,我洗去脸上的圣便,驮着主人,回到了书房。


  “贱奴,吃得开心吧!”


  “开心,谢主人恩赐!”


  “吃了主人的东西,你的回报呢?这个月的进贡呢?”


  “是…”我跑回房间,取了一叠线,回到书房,双手献给主人,“主人,这是这个月奴儿家人刚给奴儿寄来的,奴儿本想过几天献给主人的…”


  主人取过钱,数了数:“一千?我可是刚听说你父母都在国外工作啊。他们每月只给你这宝贝儿子一千元?”


  “这…”


  “他们到底每月给你寄多少?”


  “两…两千…”


  “好啊,你这下贱的东西,还不快去给我拿来。”


  “是…是…”我将剩下一千如数取出,献给主人,“但是主人,我舅舅舅妈管得严,用得太快我怕…”


  “你是听他们的还是听我的?”


  “听主人的。”


  “你竟敢瞒我这么久啊!反了你了。今后你所有的钱都由我来给你保管,有什么必要用钱你再来找我。”主人抽了两张一百的扔在我面前,“过去你没上缴的那些,我就不追究具体数目了,限你一个月内把一万元交到我手上,否则后果自负…”


  “是…是…”我不敢再说什么,我知道主人所说的后果自负的含义。


  主人气还未消,把我推倒在地上,用力地踹了几脚。


  “主人息怒…奴儿再也不敢了…”


  “息怒,你还知道我生气了啊!看来不严加管教你还有更多东西瞒着我是不是?”


  “奴儿再也不敢了…求主人饶恕啊!这是奴儿家人每月给奴儿汇钱的银行卡和密码,里面还有六千多,奴儿将现在就献给主人,请主人笑纳,饶恕奴儿,另外那一万元奴儿一定会在一个月内为主人筹到,奴儿以生命担保…”


  “去你妈的,你这条贱命值个多少钱,要不是看在这两年你把我侍侯得还算尽心,我早就不要你了。算我宽宏大量,这我就将就收下了,下不为例。”


  “谢主人宽恕之恩…”我连磕几个响头,“主人难得来奴儿贱窝一趟,奴儿想请主人看些东西,以表奴儿对主人的忠心…求主人答应。”


  “好吧,有什么东西拿出来吧!”


  “谢主人…”


  我忙爬到内书房的角落,移开一个小书架,书架后面是一扇小木门,为了保险,我特地在木门上加了两道锁。我打开门,将主人跪迎进里边的小隔屋。隔屋很小,比电梯间稍大,这地方我称之为‘圣地’。隔屋正对门的墙上,贴的是一张主人的放大照片。照片下放着一张我自制的贡台,供奉物就是主人平时恩赐给我的内裤、丝袜、鞋垫、卫生巾、卫生棉之类,贡台前的小木桌上摆放些简单的供品和电子香烛。在我心里,主人就是我的神,我的信仰。这里,就是我回家后继续参拜主人这位伟大女神的地方,每天,我都要在这里跪拜半个小时,默念我对主人的忠诚、崇敬之情。


  “很好,算你有心啊!”主人饶有兴趣地参观了圣地,满脸微笑。


  “谢主人夸奖…主人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
  “恩,时间也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
  “对了,主人。奴儿记得再几天就是主人您的生日,奴儿特地为主人准备了一件礼物”我回房间,取了一个盒子回到书房,双手捧着跪在主人面前,“奴儿没什么钱,只能买这件礼物,本想生日那天再献上,请主人笑纳。”


  主人接过盒子,打开,里面是一双高根凉鞋。是我花四百元为主人买的。


  主人将鞋扔在我面前,提起脚。我小心地脱去主人脚上的些,拾起凉鞋,轻轻地替主人穿上。主人将脚踩在我的头上,试了试鞋:“还算合脚,你怎么知道我的脚码的?”


  “回禀主人,奴儿的最可不仅仅是用来吃饭和说话的…”


  “很好,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屈尊收下了。明天去我那里,我好好赏你。”


  “谢主人…其实只要主人您高兴就是岁奴儿最大的赏赐,奴儿岂敢再要求什么呢!”


  “什么时候嘴变得这么甜啊!行了,我要回去了。送我下去吧!”


  我穿好衣服,带着主人来到楼下,舅舅舅妈看见主人要走,也都出来送,“老师这要回去了啊,真是辛苦您了啊!”


  “不辛苦,像马狗进成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辛苦呢!”


  “那老师慢走啊,有空多来坐坐啊!”


  “会的,一定还会来了,两位不要送了啊!”


  舅舅舅妈将主人送到门口,便进屋去了。


  “你明天什么时候考完试?”


  “十一点半。”


  “我要看到你明天十二点跪在我面前,知道了吗?”


  “是…”


  主人离开我的家,拦了辆的士上车走了。


  我左右看了看,四周没什么人,朝着主人离去的方向,我跪下,磕下了头…
  
  【完】